忍者ブログ

心の中の宝

分散開的一米陽光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分散開的一米陽光


近年來,古鎮多被商業化,店鋪出售的東西琳琅滿目,從紀念物到吃用方面,一應俱全,可謂百貨商店。周莊也不例外,下了車,便感受到了繁華的氣息。
一個人的世界,除了觀風景攝影不方便之外,大抵也不缺什麼了吧。
划船入深時,一條算不上清寂的巷子,流出幽幽笛聲,吹笛的是個典型的江南女子,眉目清秀,清淡無拘。《美麗的神話》、《蘆笙戀歌》、《竹林深處》都吹得極好,還有一些叫不上名兒的曲子,吹奏得也很傳神。偶爾會有客人進入店內,欣賞各式各樣的樂器,她一直微笑著,即使他們只是隨意看看,又離去。
下午,每一米陽光都分散開來,河間,柳間,橋上,都可以找尋到溫暖的痕跡。當一對將近暮年的夫妻,慢慢走近我的視野,突然就恍惚了,一個想法從腦海不經意掠過,原來人生最美的,從不是年少輕狂時不離口的諾言,而是,可以一直默默牽手,幸福偕老。
獨自在河邊坐了很久,直到太陽斜了,他們說,周莊的夜景很美,今晚,就住下吧,看一眼街燈四起,水波瀲灩的壯觀。我淺笑著拒絕了,回頭,看了一眼那個吹曲的女子,轉身離開了。
總有些故事要留白,不知在怕些什麼。上車的時候,司機問起,玩得開心嗎?我笑著點點頭,找了一個靠窗的位子坐下。側頭時,看到後面坐著的正是那對老夫老妻,許是他們注意到了我的目光,對我報以淺笑,我也是淺淺一笑,不語。風景在窗外開始飛逝,總有些東西在流失,比如光陰,比如故事,下一站,該到何時才停?我的落筆要多深,才能觸到你的靈魂,觸到你的安靜?
給幸福的定義一向是安靜、平淡生活。可以是一杯熱水的傳遞,可以來自一句微不足道的問候,也可以是一個善意的眼神,心若是溫暖的,便可以說幸福著。一片樹葉飄來的時候,我琉璃般的心還要如何迂回,才能深入季節,把溫暖、沉寂,深深植種,不等春天,只在意每天的陽光。
就在那樣的陽光裏,你可以從任何一個季節走來。無需春風,無需細雨,我只要你一句,我的世界就是你,就足夠了。所有的溫暖,就像春天遍野的綠草,一直鋪展,沒有盡頭。
沉寂的冬天,故事早已露白,每一寸時光,都停駐著一個美妙的音符,我將它們一一劫去,準備為你,開啟一場華麗盛宴。原諒她的一些俗氣吧,你也只需靠近一朵雲朵,就會發現,所有的善變不過是掩人耳目,在純粹背後,同樣有著一片湛藍。
一支曲子,重複過很多回。折起,翻開,掌心的記憶,一直流淌……
今夜,註定要為清幽的時光,留下些無謂輕重的文字,一些雜碎的念,也將隨著北風,歸去。就這樣吧,清淺的,再清淺一些;沉寂的,就再沉寂一些,春天快了,那只大雁也快飛回了。
月亮升起來了,不圓,一些念想,就用來填充吧。請讓一朵雲住下,趁著月光,說些,陳年的舊事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