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心の中の宝

春天的梧桐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春天的梧桐



女兒說我前世是樹精。樹精,真是個很好聽的名字。不知為何,特別喜歡樹,喜歡樟樹,喜歡柿樹,

喜歡梨樹,喜歡桂樹……

此刻,四月春陽。窗外的香樟樹又沙沙作響了。立在窗前,癡癡地念想,這個春天它們又會如何上演一段醇香的故事?想著,竟突然想到了梧桐樹----那些在陽光裏突兀的老梧桐樹。四月春陽,不知那些梧桐樹長葉了沒有?

這個小城,梧桐樹已漸漸見得少了。

記憶中的梧桐樹,總和一些老街道、老房子有關,總和一些老舊的東西有關,比如老唱機,比如旗袍。街邊,或白牆黑瓦的平房,或矮矮的小洋樓,梧桐作為行道樹總在院外牆角,總在窄窄的街道兩旁遮天蔽日。腳下是青石板鋪的街道,雨天,石板油光發亮,沾著落葉,走在上面,總會不經意踩一褲腿水花。在梧桐樹茂密的枝葉間,黑黑的電線駁雜地佈滿低矮的城市上空。偶爾,也有“拖著辮子”的老電車慢條斯理地在城際招搖,那姿態很像晚清的遺老,落寞而不失架子。枝葉間傳來吱吱的聲響,成為我對梧桐樹最初的印象。

我居住的小城是沒有電車的,卻有粗壯茂密的梧桐樹。那條曾種滿梧桐樹的老街叫解放街,對它的最後印象是在一個夏天。這是梧桐樹最繁茂的季節,樹幹粗壯光滑,葉子大而發亮,在街兩旁一溜煙兒似的排列,從東門橋一直到老西門。濃密的樹蔭下有家新華書店,成了那時我最好的去處。大門朝北,散發著翰墨的香,掩隱在老梧桐的葉影裏,顯得古樸沉靜,這樣的環境是挺適合看書的。如遇上雨天,在店裏看會書,心特別坦然,因為不用擔心會被店員驅逐。雨漸至,從書店裏出來,門前,梧桐樹滴下幾點雨水落進單薄的衣裳,涼快至極,清爽至極;而梧桐葉影裏搖曳的少年時代也是青澀至極,美麗至極。而這一切,卻已一去而不復返了。前幾年舊城改造,這條老街被重新拆建,沿街的梧桐樹絕大部分隨之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綺麗熱鬧的“上林坊”步行街,還有,每到春來會沙沙歌吟的香樟樹。

小城裏,還有另一條街也種梧桐樹,這條街的梧桐樹還在。每年這個時候,是梧桐開始抽嫩芽的時候,光禿禿的枝幹上,不知哪天會突然掛上一枚新葉,因為梧桐樹幹高,且大,因此,這枚嫩嫩的綠綠的小孩兒手掌般的嫩葉在枝頭特別引人注目。春風蕩漾,然後,就會看見三兩片同樣嫩綠的葉子在樹杪間搖曳;又不知過了幾天,假如你從樹下走過,會驚喜地發現,一下子,整條老街已全洋溢著新葉的味道了。此時的梧桐樹收起了冬日老態龍鍾的姿態,迎著春陽,像處子般寧靜和恬然。而,也是這個時候,園林工人總要給整條街的梧桐修枝剪葉,期待夏天一場更為齊整的繁榮。

可這樣的風景卻總在無意間錯過,或視而不見。直到,今天。

慢慢地,走在這條熟悉的街道,尋找著一些關於老梧桐的故事或記憶。也想念一個遠方的朋友。一個遠在甘南說從沒見過梧桐樹的朋友。很想告訴她,四月,江南的梧桐樹已開始長葉。也想告訴她,走過這個夏天,待到秋日梧桐落葉時,會拍些梧桐樹的照片寄給她。還想告訴她,我們都喜歡的《秋月梧桐》這曲子應該與秋、與落葉有關<……

等到蕭蕭秋風起,梧桐樹開始落葉,葉落得快,漫天黃葉,像張碩大的網漫卷而來,迷茫你的眼,也潤濕你的心。毛絨絨的桐絮落在屋頂,落在街角,落在樹根,總那麼蒼涼,肆意。而我所見過最為壯美的梧桐落葉是在南京。

南京是個有很多梧桐樹的城市,還留著舊時電車的影子。那年去南京,正值深秋,天氣乾冷,通往中山陵的那條路上,梧桐樹葉正颯颯地落著,枝頭、地上一片枯黃。這一樹的黃葉仿佛帶著民國的煙嵐,帶著老故事肅穆的味道飄落下來。走在滿城落葉的街道,仿佛正穿越著一場滾滾的歷史雲煙,“遝遝”的黃包車夫跑路的聲音,“篤篤的”妖嬈女子尖細高跟鞋踩過青石板的聲音,還有梧桐樹下報童的吆喝聲,在眼前恍惚。遙望著高高的中山陵,仿佛聽見民國的風鈴聲穿越過厚重的關山一路磅礴而來。那些老舊的故事竟和這個城市的梧桐是那麼吻合,仿佛每一片葉子都是一段蒼茫的傳奇,直讓我這個外鄉人嘆服!南京,真是一個最適合種梧桐樹的城市!

如果說,南京的梧桐落葉是一種壯美,那麼,19歲那年,校園裏的梧桐落葉便是一種離愁的意象。關於梧桐的意象在古詩詞中描述太多,“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,點點滴滴。”是李清照的愁;“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”是李煜的愁;“梧桐樹,三更雨,不道離情正苦。”是溫庭筠的愁。而朱紅的木結構院落內,紛飛的落葉,階前的細雨,恰是少女的愁呵!是只為填一闋像他們這樣多情的新詞,有那樣一段憂鬱而多情的邂逅呵!校園有些古老了,也不知年過80的老梧桐記錄下多少這樣羞澀的故事呢?而今,人近中年,再去回味那段時光,依然還有淡淡的憂傷縈懷,因為,那是種不可追回的存真存夢的時光,是種梧桐樹下婆娑的細密而濕潤的舊時光。

就這樣,一個人在春日的街道走著。輕輕撫摩著梧桐樹遒勁的樹幹,以及那些樹幹下馥鬱的陳年舊事,不禁喃喃地低歎月華與韶光的流逝來了。一路朝北,不遠處,正在建造新的購物天堂“銀泰百貨。”而出門沒有帶相機竟成了這個下午最深的遺憾,在城南的一隅,在四月的一天,應該拍下這一枝嫩綠的新葉的。或許,等若干年後,這裏也將成為一幀白得泛黃的老照片,或許,真的不要等到落葉的那天,在這四月天,拍下這樹嫩葉,才好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